Roger Waters The Wall 演唱會

我永遠記得大王瞪大的雙眼與吃驚的表情,因為我說我不知道誰是 Roger Waters。

唉呀,我知道 Pink Floyd 嘛,只是從來沒注意過誰是貝斯吉他手。

也是因為這樣的對話,大王決定要抓著我去 Roger Waters The Wall 演唱會,因為 Pink Floyd 是他的最愛之一,而 Roger Waters 是靈魂人物,所以我怎麼可以不認得呢。這場演唱會在 San Jose 的 HP Pavilion,非常非常非常多人來聽,也讓我首次見識到了 Roger Waters 的魅力。

一開始現場就非常的黑暗,我隱約中可以看見人群的騷動,舞台上有個異常巨大的螢幕,旁邊似乎還吊掛著個奇怪的人偶。等了好一陣子之後,舞台中央的螢幕亮了起來,出現了許多昏黃復古色調的影像,一個接著一個的片段,我看的出神,直到我聽見群眾大聲的拍手與歡呼才注意 Roger Waters 出來了。

The Wall 是我所看過最特別的演唱會,是那種戲劇性十足的演唱會,整場演唱會就圍繞著「牆」的概念,第一首歌開始就可以看見 Roger Waters 一面唱歌,後面的工作人員一面搬著白色巨型磚頭在築牆。下面的照片裡可以看見完整影像的,就是工作人員已經堆疊好的牆面,所以可以順利投影,而中間的空洞則是工作人員們還沒有築到的部分。

啊,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真好聽。

 

 

每一首歌都會有自各對應的影像,真的是讓我吃驚的演唱會,加上 Roger Water 低沉的噪音,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看一部部詭異的戲劇,而群眾則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享受著,而在這個過程當中,後面螢幕牆的空洞則隨著工作人員的努力,不停的不停的減少,牆也愈來愈完整。

唱完 The Last Few Bricks 和 Goodbye Cruel World 之後,牆終於築好了,也到了中場休息的時候,很難想像 Roger Waters 已經67歲,因為演唱會的上半場他也已經唱了約15首歌 (如果我沒算錯)。

由於來聽演唱會的人真的好多,等我排完廁所再回到我的座位上時,聽大王說 Is There Anybody Out There 已經是第二首了,哎呀,那我到底錯過了什麼!還好後來的 Comfortably Numb 和 Run Like Hell 有悄悄撫慰到我的心,而且果不其然下半場那個鬼影森森大人偶總算掉下來了。

我可是期待了好久。

 

 

Roger Waters 的作品裡很多都與戰爭、政治相關,現場演唱會的螢幕牆上也不乏反戰爭、反全球化的影像,加上收音機的片段、震耳欲聾的戰鬥機聲響 (還有它真實的從我眼前飛過)、一張張平民的面孔、一句句震憾的話語、巨大的人偶擺動、經典的巨大飛天豬從舞台上方飛起、繞場一圈然後再飛出我的視線)。

這一切,看了有些沉鬱、有些燥動、更多的是奇妙的莫名感動,在最後整面牆被推倒的那一瞬間,我覺得自己已經不像在聽演唱會,感覺這是一場比演唱會還更浩大的舞台演出。

 

Submit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