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去日星鑄字行 / My Visit to Rixing Type Foundry

說到日星鑄字行 Rixing Type Foundry,我已經想不起來,小時候自己有沒有經歷過鉛字活版印刷,因為印象中小時候的國小課本,上面的字體好像已經無法摸出文字的凹痕,也可能其實是有的,只是我老喜歡在課本上寫滿心得、亂塗鴉,所以沒有發現也說不定。

然而、現在這個電腦排版印刷的年代,大家對於鉛字已經逐漸淡忘,雖然許多設計工作老前輩們,仍然會用很懷念的口吻聊起鉛字,因為早期的印刷都要買鉛字去組版來印刷,但是鉛字卻已經從大家的日常生活中淡出了…

因為我一向非常喜歡探訪台灣的古早產業,對於日星鑄字行 Rixing Type Foundry 這一家目前全台碩果僅存的鉛字廠,自然是興緻高昂,一來是希望去參觀一下,到底鉛字架是什麼樣的景象,二來也是我自己很希望、帶幾個鉛字回家左蓋右蓋的玩玩。

第一次踏入日星鑄字行 Rixing Type Foundry,我是與好友靜尹一起前往,坐捷運到中山站之後,往承德路方向走去,轉進一個乍看之下不很起眼的老式小巷-太原路97巷,日星鑄字行就在這小巷的正中間。在鐵捲門沒有全開的情況下,加上沒有明顯的招牌,實在很容易不小心就走過頭而不自覺。我有些緊張的與靜尹踏入了日星後,左側是參訪登錄簿與檢字之前要注意的事項。

 

 

再來、如果你已經知道自己想要挑什麼鉛字回家,現在就是開始檢字的時候了!張老闆會給你一個木盒,教你要如何按著鉛字、捧著木盒才不會讓鉛字散落。如果你想自己尋寶,你可以選擇自己捧著小木盒,一個一個的按著部首筆劃的找,也可以拜托老闆用超快速的手法幫你撿字。

可是、我一時之間,實在想不出要選什麼字。

或倒不如說,我全部都很想要呀。因為始終都無法決定 (困難的程度有如女孩挑鞋),最後我只有先好好的參觀一下整間鉛字架,並在心裡盤算著,隔日想好之後再來拜訪。

鉛字架上的小小鉛字,密密麻麻的好像安靜的上萬人隊伍,在等待你審視與挑選,於是,每一顆小鉛字都安靜的待在架子上等著,這樣的場景,雖然安靜卻又充滿力量,那是種奇妙的震憾,彷彿可以感受出它們散發出來的強大生命力,每一顆鉛字都可以告訴你好多故事。

 

 

抱著這樣的震憾回家之後,想了好多天,我總算是擠出幾行確定要撿的鉛字。在下定決心的隔天,起了個大早,在日星才剛開門10分後,就踏進了鐵捲門,向張老闆討了個木盒。

不知道是不是、因為大清早沒有客人,或是我實在太慢手慢腳,張老闆看不過去的、自願跑來幫我挑了起來。平均一顆字要找10分鐘的我,張老闆10秒就找到了。於是仰賴著他的幫忙,我總算是在中午之前,找齊了原本想要的那幾行字,有中文、英文,與日文,多半是私人用途想來蓋著好玩的。

臨走之前,我拿了一張日星鑄字行 Rixing Type Foundry 的名片,期許著自己下次還要來走走,希望日星鑄字行活版字體復刻計劃能一直好好的走下去,讓我們陪著張老闆的熱情一起走下去。看著日星的名片,名片上除了大大的『日星鑄字行』之外,右下角特別印了「昔字 · 惜字 · 習字」,這幾個字透過了一片小小的紙張,卻讓我深切地感受到鉛字的重量,那一瞬間,名片好像更重了些。

踏出日星,鑄字機依舊發出「切恰切恰切恰」的運轉聲,我私心希望可以一直都聽得見這美好的運轉聲。

 

 

Submit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